首页资讯 � 正文
 

留日女学生江歌遇害311天:一个母亲的“爱、恨、执”(图)

文章来源:互联网 发布日期:2019-04-08   

  江歌离开后,江秋莲不愿见任何人,不想和任何人说话。她不想变成祥林嫂,痛苦是她一个人的。但她要为女儿的死讨回公道。这句话她每次说出来,都发散出一种旁人勿近的气场:绝望,凌厉,坚忍。

  为了完成这件事,她又在网上不停说话,对媒体说话,以换取支持。

  在网上看她,容易想象她是一位脆弱、濒临崩溃的母亲;见面接触后才知道,比起她所承受的痛苦,她已经足够坚强,如同她所崇尚的胡杨精神。

  那完成这件事以后呢?她沉默了一会儿,声音几不可闻:“没有以后了”。

  8月27日,澎湃新闻重访江歌遇害公寓。 澎湃新闻记者 张小莲 实习生 王昱 图

  噩耗

  江秋莲“每天数着日子过”的痛苦始于2016年11月3日。

  那天她在青岛城阳区跑滴滴,中午接到一个来自日本的电话,是江歌以前的语言学校打来的,对方说,法政大学的老师想要江歌家属的联系方式,她没想太多,同意了。

  江歌很争气,到日本的第6个月就考上成蹊大学,4个月后,又考上了更好的法政大学。

  挂了电话,她马上给江歌发微信,连发了十几条,没有回复。给江歌室友梁洁发微信,十几条,也没有回复。

  江歌从来没有出现这种联系不上的状况,就算手机没电了,也会提前告诉她,让她别担心。

  江歌小时候被偷的经历,让江秋莲常做噩梦,总是特别紧张。江歌初中时,有一天没有按时到家,超过10分钟还没回来,她立马骑上摩托出去找。半路上远远看见,江歌正和同学推着自行车走。她看了江歌一眼,没有说话,掉头回家了。

  下午5点,中国驻日大使馆打来电话,说江歌遇害了,她不相信,对方是南方口音,她曾怀疑是骗子。但江歌和梁洁都联系不上,又让她很害怕。

  没多久,又接到日本警察署的电话,是个日本人,他用蹩脚的中文重复着一句话:“您的女儿江歌在日本被人杀害了。”

  她还是不相信。江歌的生活圈这么简单,怎么会被人杀害?

  梁洁家就在城阳区,她打电话给梁洁父母,他们开车来接她,她已经慌到开不了车,把自己的车丢在原地,梁洁父母载她回即墨市,一起去找村支书。

  她的哥哥姐姐都在青岛下辖的即墨农村,年纪都大了,帮不上忙,唯一能求助的人就是江秋莲住的王家官庄村(编者注:城中村改造后为即墨观澜国际小区)村支书。村支书经多方打听,那个“03”开头的电话果真是中国驻日大使馆打来的。

  下午6点左右在村支书家,梁洁给她妈妈发视频通话过来了,她当时在警察署,戴着口罩。

  “你是梁洁吗?”江秋莲一把抢过梁洁妈妈的手机,让她摘掉口罩。“梁洁,歌子呢?歌子在哪里?”梁洁开始哭,“在医院。”“是死是活?”“我不知道。”

  江秋莲一听瘫软在地,大脑一片空白。村支书回忆,梁洁妈妈看到女儿没事,对江秋莲说了一句:“你也别着急,应该没什么事儿。”然后和丈夫走了。

  江秋莲回过神来后第一个想法是,“我没有活路了”。她拜托村支书帮她把房子卖掉,钱给母亲养老。她要去日本看歌子最后一眼。

1 2 3 4 5 6 下一页尾页 共10页

最新资讯

  • 留日女学生江歌遇害311天:一个母亲的“爱、恨、执”(图)
  • 联众国际参与第十届中日韩文化产业论坛 共促智力体育文化交流
  • 有啥心愿 社区干部逐户统计 缺啥送啥 特困群众温暖过冬
  • 周师派团“设计郸城”
  • 盗窃共享汽车 男子出庭受审(图)
  • 中国联通正式发布混改方案
  • 微软云暨移动技术孵化基地合肥揭牌
  • 小家电何时走出维修难困境?
  • 经济困难家庭学生不必愁 北大清华入学资助已提前启动
  • 邮币卡电子盘隐性骗局调查 40位投资者损失700万